整体资金面趋紧

2021-01-13 11:13

尽管人民币2014年还将逆势而动,但人民币也不具有持续大幅升值的条件。全球经济尚不稳定的复苏环境和前景及q e削减的不确定性,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不大可能出现如2013年的大幅升值,甚至可能出现阶段性小幅贬值。而从长期来看,国内储蓄、出口贸易顺差、央行内生货币创造所产生的流动性都在进入拐点。

2014年,在人民币国际化加快推进的重要年份,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将继续扩张,离岸人民币回流在岸市场的规模可能也会增大。开拓新增或放宽现有人民币跨境资金流渠道的举措使得rq fii额度进一步提高、跨境人民币外商直接投资(fdi)渠道的拓宽、境外借款增加、点心债券发行加快等都会增加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并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升值。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2013年人民币全年升值幅度达3%,为2012年升值幅度的3倍,这与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集体贬值和中国经济自身走势相比可谓是“逆势而动”。

一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推进产生的货币升值预期。截至2013年11月底,人民币已通过跨境贸易结算走进220个国家和地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累计发生4.07万亿元,已超过2012年全年规模。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已与境外23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在全球范围显然已经成为贸易融资首选货币之一。

2013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持续上升并屡创新高,2013年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已经累计41次创新高,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数据,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和名义有效汇率分别升值7.9%和7.2%,升值幅度较2012年的2.2%和1.7%有明显上升,考虑到国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2014年“破六进五”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汇率政策的终极目标应该是寻找到最优均衡汇率,而这也意味着当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时,人民币汇率自然会通过全球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和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找到均衡临界点。

二是金融资本套利的因素。其实,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9年至2011年,主要是人民币“二次汇改”之后的国际化推进所产生的人民币升值预期,并进一步推动形成了预期的自我实现;第二个阶段是2011年10月以后,主要升值动力是利差推动,中美货币市场利率在金融危机后走出了截然相反的趋势:中国的货币市场利率持续上升,而美国货币市场利率下降并保持在低位。

事实上,全球流动性主要由国际贸易项下的一国货币流与另一国商品流交换产生,这意味着全球贸易失衡越严重,衍生出的流动性就越多。然而,后危机时代,这种循环开始倒转,新兴市场国家外需骤减,顺差盈余下降。随着各国逐步展开的经济结构调整以及经济再平衡,特别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及向内需转型,全球储蓄增长将大大放缓,过去几十年中压低利率的全球储蓄与投资长期趋势将发生逆转,全球金融流动性将进入新周期的起始阶段。

去年以来,中国国内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无风险收益率持续走高,导致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拉大,国债收益率利差超过170个基点,其所带来的资本收益是推动本轮人民币升值的根本原因。考虑到中国处于“去杠杆化”周期的初始阶段,整体资金面趋紧,叠加利率市场化加快将使得利率上升成为一个中长期趋势。如果中美利率依然保持很大的利差,人民币依然具有一定吸引力,套利依然存在较大空间。